主页 > C和生活 >何琦瑜:为什幺我们要关心「减C大动员」? >

何琦瑜:为什幺我们要关心「减C大动员」?

2020-06-17


何琦瑜:为什幺我们要关心「减C大动员」?

根据连年的国中会考成绩显示,全台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英文与数学两科,会考拿到「未达基本学力」C 成绩。C 等同猜测,九年级能力等同小一,C 也是一条水位线,警示着我们,眼前的孩子卡在学不会的困境中,未来在社会上发展基础堪忧。

又是新学期开学季,没有一个孩子,在进小学的第一天,就决定放弃学习;没有一个家长,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受了九年国民义务教育,国中毕业那天,程度等同小一。

但是根据连续三年的国中会考成绩显示,全台湾有三分之一的学生,英文与数学两科,会考拿 C。七%,约两万个孩子,五科全 C。什幺是 C ?会考透过「标準参照」,把学了九年的学生,各科「基本学力」画一条门槛线。C 就是「未达基本学力」,C 就是等同猜测,九年级能力等同小一。就像驾照没考过不能开车上路一样。C 是一条水位线,警示着我们,眼前的孩子,卡在学不会的困境中,学习的基底土石疏鬆,未来在社会上生存发展,基础堪忧。

「为什幺我们要判定 C 小孩就没有成功的机会?为什幺学校不能发展多元特色而要固着于国英数这些传统科目的学习?」《亲子天下》此次大篇幅报导「减 C 大动员」,强调基础教育中,基本学力的崩坏,是教育的国安级危机。採访过程中,最常见的质疑,也是最基本的问题:「为什幺我们要看重基本学力?」

首先要釐清,中产阶级家庭、都会区的问题是「过度学习」,是追求从 A 到 A++ 的偏执,造成学生无法「适性发展」,这群孩子需要多元与特色的空间和弹性。但我们不能从台北看天下。几年前,偏乡小校濒临废校,教育部政策鼓吹小校「特色化」,老师都不够的偏乡小校,还要分心出来做假日导游,学习不足的弱势学生,还要剥夺他们上课的时间,来为访客唱歌跳舞和生态导览。这就是用中产阶级的偏狭眼光,做出的不当决策。

而由 C 入 B,帮助每个孩子都能拥有「基本」学力,确保他在学校得到有效的学习,是国民义务教育的责任。如果我们有三分之一的孩子不能跨过这个门槛,其实该检讨改善的,不是孩子,而是整个教育体系;该补救的,不是学生,而是日常老师的有效教学。

今年入学小一新生只有十七万人,创历史新低。把「每一个孩子」带起来,不是口号,而是生存的必要。如果我们关心我们共同的未来:谁能缴税?谁来工作?谁能够创造价值让社会永续发展?下一代能不能生活在幸福安全的环境?我们就不能只关心眼前自己的孩子,而要用同村之力,保护日渐稀有的,每一个孩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