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和生活 >为真爱脱掉特权 >

为真爱脱掉特权

2020-06-15


为真爱脱掉特权

异端东正教神父为同志平权而脱,2014年推出的裸照年曆,不但美感溢出画面,宗教与情色在定格的那瞬间相安无事却又剑拔弩张,也让人看得出神又入神。日前2015年的年曆也推出了,不妨看看宣传影片。只能说圣服与仪式跟乳胶衣一样,光鲜的表层紧紧揪住观众深埋的情欲,在充满欲念的运镜下,圣仪更成了凝止的走秀。

东正教的教义也有反同志的争议,不过这群笃信东正教的「异端」将他们相信的教义付诸行动,以贩售年曆的方式赚取资金,对抗东正教内部的恐同心理与歧视。跟台湾的灵粮堂、新店行道会、辅大新生命小组之类宗教买办团体不同,这群东正教神父与教友的行动令人想起1970年代发轫于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学,甚至是1788年,法国革命爆发的前一年,那位教区秘书西耶斯。

1788年,西耶斯出版了《论特权》,这本小册子针对贵族享受特权的状况,全面揭露批判,把当时的「自由民」(从本书翻译)的脑袋大大搅和了一番,回过神时,眼前的敌人已经再明显不过,那就是「真的把自己看做一个特殊的人种」的「特权者」。

西耶斯的父亲是税吏,收入平平,他让长子入圣职,望能拉拔两个弟弟。平民出身的西耶斯很快就发现,贵族在教会里晋升飞快也就罢了,身为平民,他竟然不能升到主教的位置。司圣职过程中的见闻,很可能也被他写进了小册子:

通常他[特权者]会以最谦逊的姿态,向外来的访客介绍他的家族谱系,这往往能在他的心里激起最美妙的幻梦。他很少会仅介绍到父亲和祖父辈(对特权者来说,用父亲、祖父来称呼他们高贵的先祖,竟然有些难以启齿)。而被当作压轴来介绍的,必定是他的家族中最伟大的,也是他所最敬爱、最能满足他虚荣心的祖先。

这段描写佐证了西耶斯反对特权的一项观察:「你们不是希望受到公民同胞的表扬,你们所追求的是,与其他的公民同胞有所区隔。」帝宝和各种VIP专属的接待室,就赤裸裸地展现出这类区隔。是故,儘管殖民地台湾的权贵上溯三代公务员歛财逾亿就了不起,林文月还是要写个《青山青史》,好好「额乐」一下外公连横。

在此应该补述一些前提。如果西耶斯观察到的这类区隔,是平民汲汲营营工作、积蓄、投资之后,能在不离谱的时间内买得起,换句话说人人都有机会当贵妇大爷的话,或许彼时法国与今日台湾的「自由民」和「死老百姓」,还不会那幺愤慨。西耶斯之所以能激发众怒,正是因为他批判的十八世纪特权者,是世袭特权的贵族。比观今日台湾,继承而来的资本,影响力越来越大过工作储蓄:台北的房地产价格,竟足以让孜孜矻矻的上班族一辈子穷忙。即将由卫城出版的《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对此有相当多的统计实证与剖析,值得一读。Readmoo电子书店也準备了「电子评论版」,先热身一下吧!

不过,饶是指出「特权」令人难以忍受,我辈鲁蛇早就从生活经验、PTT、脸书等渠道,亲历耳闻,远比十八世纪莫名其妙的教区秘书写的小册子,要来得具体鲜明。那,为什幺还要读《论特权》呢?

(待续)

延伸阅读:连雅堂是不是鸦片仙?



上一篇:
下一篇: